新闻8点见丨武磊留洋三年多,有高光有低谷有收获


新闻8点见,多一点洞见。每天早晚8点与你准时相约,眺望更大的世界。

武磊可能要重返中超了。留洋三年多,有高光、有低谷、有收获。

2021年11月17日,世预赛12强赛,武磊(左)进球帮助中国队战平澳大利亚队。  图/新华社

中超联赛夏季转会窗口将于8月1日开启,夏窗前传出的重磅消息当属效力于西甲西班牙人队的武磊可能结束留洋之旅,回归上海海港。作为中国男足国字号球员在欧洲五大联赛的“独苗”,武磊做出重返中超的决定主要基于家庭因素。从2019年加盟“鹦鹉军团”到2022年西甲,武磊的这段留洋征程经历过高光与低谷,并将成为中国球员留洋的宝贵财富。

中国男足国家队在冲击卡塔尔世界杯的12强赛上铩羽而归,在各界看来,留洋球员过少是国足在国际赛场上竞争力逐步滑落的原因之一。去年9月结束与日本队的12强赛后,独自一人从卡塔尔多哈返回欧洲的武磊在机场巧遇了几乎一整支日本国家队。武磊当时就发文感叹:“之前就听说过日本队在欧洲有大本营这个说法,去年年底虽然有疫情,但日本的海外球员依然组成了一支完整的球队,在欧洲踢了国际友谊赛。”作为当时国足唯一一名海外球员,武磊坦言:“在我这个年龄出国,很难给国家队带来质的飞跃,但我希望能通过自身经历,给更多年轻球员信心,让他们也有这样的梦想和追求。”

在留洋3年半里,从备受瞩目到随队降级,从感染新冠肺炎到以进球加造成对手红牌宣告归来,从一度被俱乐部队雪藏到返回国家队火力全开……武磊几乎遇到了一切可能出现的情况。此前,中国足协已经开启了男女球员留洋计划,对后来者来说,武磊已经用亲身经历和表现给他们准备好了中国足球现阶段最缺少的“经验秘籍”。

如果未来能有越来越多的中国球员走出去,或许,武磊的归来能让人不会觉得有过多的遗憾。阅读全文>>>

得到奶奶病危消息后向公司请假,被要求证明奶奶是亲奶奶,这合理吗?记者就此采访了两位从事劳动关系相关诉讼的律师。

近日,杭州一企业员工的奶奶病危,向所在公司请假却被要求证明是亲奶奶,在网络上引发争议。7月28日,涉事企业所在街道发布公告称,该企业已向当事员工致歉,并得到当事人谅解。另据当事人反馈,其奶奶病情目前稳定。

“从《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等角度来说,并没有直接、明确规定劳动者请事假具体需要履行的手续和单位审批流程,实践当中可能是用人单位通过员工手册、规章制度等方式与劳动者进行明确或规范的。”北京致诚公益律师团队劳动法律师陈强介绍。

陈强认为,虽然法律并没有明确的规定,但是《劳动法》等法律明确规定了劳动者享有休婚丧假、探亲假的权利。早在201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也提出了关于构建和谐劳动关系的意见。因此“如果劳动者确实明确表示事出有因,并且情况比较急迫,后续可以补充材料的情况下,用人单位确实不应该予以过多刁难。这种情况下不仅容易激化双方矛盾,也无利于建立和谐稳定的劳动关系。”

北京中南律所主任陈卫平介绍,在司法实践中,只要员工证明了家庭出现相应的状况,一般都会被作为事假采信,并不需要证明亲属关系。HR要求员工提供事假原因的证明,符合劳动规章制度,但是要求提供亲属关系证明,做法过于严格,“事实上,一旦发现员工提供假事假条,HR有权依据劳动规章制度开除员工。”

在僵持过程中,女子向公司主动提出离职,随后便被立即移出公司群。这样的情况又是否存在权益被侵犯问题?陈强表示,从公开信息来看,“不能够想当然地认为她是被辞退的,因为从现有的资料来看,她的行为属于主动辞职。”

但同时陈强也表示,假如劳动者向单位表示确实需要请事假,但单位回复称“不可以请假,否则要进行辞退”,这种情况下的辞退行为是违法的。根据《劳动合同法》第48条的规定,单位这种行为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应当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也就是每工作满一年支付两个月工资作为赔偿。阅读全文>>>

“二舅”继续刷屏,舆论场开始变得复杂,从一片赞美声到质疑声四起。舆论场何以至此?“二舅”的故事背后凸显的社会问题又是什么?这些值得继续讨论。

“二舅”与“姥姥”。视频截图

有人在生活中寻找记忆里的“二舅”,也有人在评论区消费“二舅”。有人起底“二舅”,质疑视频里的“二舅”并不存在,是创作者编织的谎言;有人质疑视频效果,认为别人的“二舅”治不好我们的精神内耗;有人说视频创作者在博人眼球。

“二舅”的形象在舆论的旋涡中翻转,他本人却始终没有从幕后走向台前。创作者称让“二舅”安安静静陪姥姥在那个小山村里,是这个故事最美好的结尾。然而,线上的狂欢和褒贬不一的言论可能会让创作者的好意走向烂尾。

与其评论、围观“二舅”,不若关注“二舅”背后的社会问题。在视频中,我们能够看到城乡教育资源失衡问题、农村医疗问题、残疾人生活保障等问题。这些问题出现在“二舅”的时代,也拷问着社会。

城乡教育的鸿沟应当如何抹平?残疾证的办理应当依据怎样的事实标准?应当给予怎样的社会保障,才能让88岁的老人脱离生活的不易?

“二舅”没有办法治愈我们,是因为社会中的顽疾无法通过一次媒介事件来抹掉。“二舅”的人生不应当成为一次全民感动,而应当让人们对这些社会问题的认知更加清醒。

生容易,活也容易,但是生活并不容易。“二舅”不选择回头看,是因为那些既定的遗憾对“二舅”而言没有办法改变。选择与自己的过去和解,是“二舅”的无奈而不是淡然。我们不能不回头看,因为这些历史问题,有一些仍是现实问题。不再制造别人的不易,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治愈。阅读全文>>>

“数字化的下半场究竟在哪?”近日,多位专家共同探讨数字化与实体经济融合的未来。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最新发布《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报告(2022年)》 指出,2021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45.5万亿元,占GDP比重达到39.8%。数字经济作为国民经济的“稳定器”“加速器”作用更加凸显。产业数字化已成为数字经济发展的主引擎。

《“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也指出,数字经济发展要以数据为关键要素,以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为主线。

近日,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中国财政科学院院长刘尚希、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樊纲、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陈龙、阿里研究院副院长安筱鹏、阿里云技术战略总监陈绪等接受了包括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在内的部分媒体访问。

上述专家认为,数字技术的通用性、非竞争性和非实体性,将带来深度渗透、要素共享、跨界融合,未来整个经济社会的组织方式、生产生活方式都将以数字化方式存在。数字经济会成为未来主导的经济形态,数实融合是数字化下半场必然的趋势,本质上是从价值链环节到全价值链数字化的进程。产业数字化已成不可阻挡的浪潮,企业应牢牢把握数字经济的时代机遇。阅读全文>>>

马克龙开始了第二个总统任期内的首次非洲行,重建法非关系的目标能实现吗?

当地时间2021年11月9日,法国巴黎,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爱丽舍宫会见贝宁总统塔隆,他们签署了关于向非洲国家归还被掠夺文物的协议。图/IC photo

当地时间7月25日晚间10点40分,法国总统马克龙抵达了喀麦隆的雅温得机场,这是自2015年以来,法国领导人首次踏足喀麦隆的土地。

接过当地小女孩献上的一束鲜花后,马克龙与早已等待在此的喀麦隆总理恩古特相互问候,正式开启了他为期4天的非洲访问之旅。

除喀麦隆外,在这场非洲行中,马克龙还相继前往了贝宁和几内亚比绍。美联社指出,这是马克龙连任法国总统以来,首次出访欧洲以外的国家,这也显示出法国对非洲地区的重视程度。

2017年,马克龙在布基纳法索瓦加杜古大学高谈“法国已没有非洲政策”,带着法非关系已经迎来新时代的愿景来到非洲。如今,马克龙迎来了第二个总统任期内的首次非洲行,虽然五年时间已经过去,但他的口号并无太大变化,仍在谋求重建法国和非洲的关系。

据央视新闻报道,马克龙也想借此次非洲行,巩固其在非洲的影响力,以显示在国际舞台上法国的大国作用。

不过,马克龙的算盘却未必打得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指出,马克龙第二任期的最优先目标仍是内政问题,马克龙政党在6月议会选举中遭遇挫败,未来他在政策施行方面会受到很大牵制与掣肘。虽然政策口号喊得响亮,但法国未必能有实质性的投入,实现所谓重建法非关系的目标。“未来马克龙非洲政策会在多大程度上产生效果,仍需谨慎观望。”阅读全文>>>

编辑 艾峥 贾聪聪 设计 甲晨晨 校对 陈荻雁